乔布斯:人生的秘密

导语:这是一段首次被翻译成中文的内容,内容是乔布斯于1994年接受硅谷历史协会的访谈,价值不输《遗失的访谈》。我认为其中有几段内容对于创业者而言意义非凡,已在文中高亮,一段是开头“创业要趁年轻”部分,一段是“学会索取”部分,还有一段是结尾“人生的秘密”部分。

乔布斯(苹果公司创始人):(我们创立苹果公司的时候)不存在风险。这也是为什么你需要趁年轻的时候做。这也是为什么当我们创立苹果公司的时候,我们绝对没什么好输的。那个时候我20岁,Woz大概是24或25岁。我们没什么好输的。我们没有家庭,没有孩子,没有房子。Woz有一台旧车。我有一台大众的货车。我们能输的不过是我们的车和身上的衣服。我们没什么好输的,但是我们得到的都是赚的。我们考虑了如果我们失败了,并且输掉了所有的东西,收获的经验会比成本好过十倍。所以,我们能有什么损失呢?这没任何风险。

就从Steve Wozniak和我的合伙人都曾经在惠普公司工作过来看,苹果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硅谷创业公司。事实上,当我们创立苹果公司的时候,Woz仍旧在惠普工作。惠普的意义不仅仅是开创一个公司的概念,而是整个硅谷的模范公司,它传递着创建公司的伦理准则,公司的创建是基于价值,而不只是基于赚钱。

惠普有“惠普之道”(the HP way),以及他们认可的价值。第一条是我们需要盈利,否则公司无法延续。在这条的后面,还包括他们如何对待员工以及引导企业生活,这些在我心中是非常理想化的。我们深受其影响。

第二件让我们变得很特别的事情是,我们做的产品的客户就是我们自己。我们在创造自己就很想要的东西,就像Hewlett和Packard一开始为工程师们制造测试仪器(注:Hewlett和Packard是惠普的创始人)。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工程师,所以他们懂得如何为此做营销。他们知道工程师们想要怎么样的产品,然后为之进行设计。我们想要电脑,我们很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电脑,因此我们又开发又营销。不过这一点,在我们开始向一些不同于我们的客户销售时,发生了改变。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苹果公司的前几年,我们就是把东西卖给那些跟我们一样的人。很多硅谷创业公司都是这样开始的。

硅谷,如果你一定要问它从何萌芽而来?那答案就是斯坦福大学。Fred Terman(注:斯坦福大学教授,曾任工程学院院长)鼓励Hewlett Packard,Varian兄弟(注:他们成立了瓦里安联合公司)不要回去东部,而是留在硅谷。这就是胚芽。

第二个重要的成长期,硅谷真正的现代时期,是当年William Shockley,一名种族主义者,回到了他的家乡帕罗奥多,创办了一家半导体公司(注:Shockley之前在贝尔实验室)。他是贝尔实验室的三位发明晶体管的人之一。他回到了Palo Alto的家里,创办了Shockley半导体,并且,他带去了将近半打这个国家最聪明的年轻人。某种程度上讲,多亏了他是一个很糟糕的经理和商人。其中的几个年轻人叛逃了,带头的是Bob Noyce,他从一家位于东海岸名为“仙童摄影工业”的公司里拿到了一笔钱,开创了仙童半导体。接下来的便是历史。仙童是硅谷继惠普之后第二家“母体”公司(注:仙童,fairchild也译作飞兆,这家公司至今还在)。这家公司是每家半导体公司甚至整个半导体行业的发射台。这些公司开创了硅谷。

所以,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地方。当你在这个世界末(20世纪)回顾的话,我相信,本世纪最伟大的十项发明和发现,其中的五个可能就离这里10英里或者20英里远。基因科技,集成电路,微处理器,个人电脑,这些都出现在硅谷!

我认为这个方式很健康(注:他是想说创业要趁年轻)。一些人会讲,“嗯,你本来可以去读大学然后成为一名律师”。嗯,你是对的,你可以去上大学,25岁的时候成为一名律师。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你这么做。在你的生命里,你唯一真正拥有的就是时间。如果你把时间投资在那些可以丰富你人生经历的事情上,那你绝对不会输。所以,我常建议人们莫等闲。趁年轻没有什么可输的时候,去做点什么,记住这条。我认为这是最好的办法。并不是说人们不能在50岁的时候创办公司。我见过的。也有非常成功的公司。而是说当你年轻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可输的时候,也没有什么责任要负的时候,创办公司会容易非常多。

Nolan Bushnell(Atari的创始人):这么多年以来,在我们知道“人的因素”这个名称之前,我们研究各种复杂的方法来追踪人的因素。我们称之为游戏界面。但事实上,这是人性占据着主动位置。我认为并不是凑巧乔布斯在Atari工作,而是他懂得人性,并且最终体现在了Macintosh电脑上,“人的因素”的赢家。尽管有大量的工作是在PARC做的,但当乔布斯看到以后,他立刻懂了(注:这里是说乔布斯从施乐公司那里获得了图形界面的灵感)。

乔布斯: 我觉得有件事情非常之正确,就是多数人缺少人生经历的原因是他们从来不去求助。在我求助于人的时候,我发现他们没有一个不帮我的。我打了个电话-这让我想起以前-我八岁的时候打电话给住在帕罗奥多的Bill Hewlett。他的号码我现在还存着。他自己接的电话。“喂?”“你好,我叫乔布斯。我十二岁,是个中学生。我想做一个频率计数器。我就想问问你有没有多余的器件可以给我用。然后他就笑了。他不仅给我频率计数器的器件,给我频率计数器,还让我那年夏天在惠普的频率计数器组装流水线工作。他竟然让我去那个组装频率计数器的地方工作。真心把我乐坏了。

当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发现没人跟我说不可以或者挂我电话。我就这样索取着。所以当有人打电话有求于我时,我会尽可能地回应他们,以感谢当年的那些不拒之恩。多数人从来都不愿意拿起拨通电话。多数人从来不索取,有时这就区分了行动者和做梦人。你要去行动,你要愿意接受失败。无论是开一家公司或者其他的,你要愿意接受在电话里被人拒绝这件事。如果你害怕失败,这条路你走不远。

我和Woz一起做的一件事是我们做出了蓝盒子。这些现在都已经过时了,但它们是可以自己动手做出来的。当你打长途电话的时候,你可以听到嘟嘟的背景音。这其实是电话在互相发送信号,互相发送信息来接驳你的电话。这些信号同按键电话差不多,只是频率不同。你可以自己做个盒子,产生这些频率,从而制造出那些声音。曾经有种方法可以骗过整个电话网络系统,让它以为你是一台电话,给你敞开大门,让你不花钱地给全世界打电话。实际上,你可以用一台付费电话来打,经过白原市,通过卫星到欧洲,通过电缆到土耳其,再回到洛杉矶。你跑了全世界三四次,只是为了打给隔壁的付费电话,在电话这端吼一吼,大约30秒后在电话那端听到。我要说一下,这个其实是不合法的。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被惊呆了,所以我和Woz就想办法做出一台。我们做出了世界上做好的一台。这是世界上第一台数字蓝盒子。我们把它们给朋友,我们自己也用。你很快就把你想打电话的人打了个遍。

奇妙的是两个少年能用价值100美元的器材就做出这个盒子,从加州库比蒂诺控制了全世界电话网络价值上亿美元的基础建设。简直太神奇了。太神奇。这些经历教会我们“想法”(idea)的力量,明白如果你能做出这个盒子,你就能控制全世界上亿美元的电话网络基建。这非常有影响力。

如果我们不曾做过蓝盒子,现在就不会有苹果了。因为我们就不会有如此自信,去相信自己可以做出有用的东西。因为我们花了六个月的时间来探寻怎么做出这个盒子。这自身包含了非常多的流程,在蓝盒子这个例子里我们有着神奇的直觉,它可以影响世界并且有控制力,但对于苹果这就不仅仅是控制和影响了。这两者紧密相连。现在我真的感觉如果我们不曾拥有做蓝盒子的经历,这世上也不会有苹果电脑了。

如果你现在想要知道五年后会发生什么,你不能看主流的方向,你要看边缘的那些。在1975年的时候,这个边缘地带就是家酿电脑俱乐部。这个地区有因为买不起电脑而自己组装的一群人。电脑那个时候要5万美金,10万美金。谁买得起?

Steve Wozniak “Woz” (苹果电脑创始人): 每隔两周的星期三晚上,我们会在斯坦福线性加速器中心开会。这一天是我生活里最重要的日子。两周里的其他时候都是我的空闲时间,思考计划,写写代码来嘚瑟,或者策划一下家酿电脑俱乐部的活动。说起那个时候,我很害羞的,从来不举手或者说什么。那个时候我们是有东西可以得瑟的。我用西尔斯百货(Sears)买来的彩色电视组装成我的电脑,大家就会凑过来问些问题,然后我回答他们。

乔布斯: 每个对组装电脑有兴趣的人都会来参加这个会议。上百人参加会议。它就是逐渐变成那么多人了。一开始大概50人。但最终扩张到200-300人。从有30到40人的时候我们开始去的。Woz和我总是全场最酷炫。我们是出了名的有最酷的玩意儿。

Bushnell:我记得乔布斯那个时候问过我想不想给他投资苹果电脑,用5万美元做第三大股东,我拒绝了。机会就这样没了。我记得乔布斯和Steve Wozniak正在做硬件游戏机breakout的一个设计,的确很聪明。因为在那个时候游戏机都很依赖硬件,他们就是在破釜沉舟。那个时候我们觉得70个芯片是件正常的事情,但如果你把这个数降到60,你就已经做的很好了。我记得他们把这个数降到了38。他们唯一的问题就是用了太多反馈回路因此做不了测试,我们只好回炉重造。但他们最终获得了奖赏,大家皆大欢喜。

乔布斯:这很有趣。当你看到某个东西并且惊叹道,“哇,这真是酷(neat)。”其实你如果回看几年前的话,你会找到这个东西的“先驱们”。你过去所学的种种累计起来就成了现在的一大步。我可能是12岁或者13岁的时候认识了Woz。Woz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懂得电子学多过我的第一人,所以我们就很快变成了朋友。

Woz:那些没钱的家伙真的没有资金,去打造那种可以一个月一千台,卖到千家万户的计算机。我们也没有钱。但是乔布斯再一次走了出去,开始寻找愿意投钱的人。

Mike Markkula(苹果电脑的创始人): 乔布斯和 Woz 认为,他们也许能够在现有的基础上做出一个生意。但除了 Nolan Bushnell在Valentine的朋友,他们不知道给谁打电话。所以乔布斯打给了Don,然后 Dan 去了Los Altos的车库,出来时摇着头。他打电话给我,说那里有两个家伙,天呐他们真的需要一些帮助。

乔布斯:我们去谈了风险投资家,但没有任何人愿意给我们钱。其中一个还称我为人类的叛徒,因为我当时还留着长发。没有任何人愿意给我们钱。感谢上帝,否则的话他们最终会拥有我们公司的大部分,所以我想苹果以及一些其他公司,对于风险投资家是很好的例子,伟大的想法并不是那些头发不错的人的独家产品。

我们做出了 Apple I,卖出去了大概200个。那个产品最关键的,是我们学到了一些东西。我们做对了一半,但是获得了经验,弄清楚了如何实现下一次大的跳跃,从他们需要的市场中学习了很多,这个是让 Apple II 取得巨大成功的真正原因。我们于1977年4月在西海岸计算机集会上推出,那是我们第一次真正的成功。从此便一直销售,我不太清楚,在整个生命周期大概1000万台。这算是个人计算机第一次真正的成功。

直到后来,实际上在我们4月推出 Apple II 之后,大概那年秋天,我意识到我们需要做些广告。所以我一直寻找技术刊物,有一家公司的广告引起了我的注意,是英特尔的。于是我打电话给英特尔,问他们是谁做的广告。他们说,“Regis McKenna。”我说,“Regis McKenna 是什么?”他们说,“是一个人。”于是我去找了 Regis McKenna。我第一次去那儿,他差点把我们赶出来,但最终他还是接受了我们这个客户。他参与的时间很早。Fred Hoar 大概两年后才进来。

业与英特尔真的有很大的不同,它是作为一场反文化运动兴起的。第一批参与者是计算机行业里留着长发的软件开发者或爱好者,他们将自己从统治计算机行业的大型机领域中区分出来。在大型机领域,老大哥的世界,集中式的计算世界,个人计算机代表着个体,个体的自由,所以苹果的设计和开发都是轻量级的个人计算,这将它从非个人化的大型机区分出来。苹果的彩色标志有别于 IBM僵硬的黑白标志,在个人计算机出现之前,计算机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关于组织和个人的大型大规模的集中控制。个人计算机就像一场反文化运动,于上世纪60年代出现了。

Fred Hoar(Miller/Shandwick 科技公司总裁,苹果公司早期市场):青年人,其中许多人有两年经验,但比起某些有两年经验的人好上十倍。没有在任何大型官僚机构中会对成长的阻碍。这是创业公司。从各个方面都是原始的创业,更重要的是,它被赋予为真正的福音,真正的使命,换句话说,改变世界。一种真正改变世界的感觉。所以气氛中有一种年轻,一种激情,一种非常少的公司结构。但是整个流程大家都懂。他们可能不太会去编写流程,但你知道它就在那儿。整个流程就是去做出些事情,有所改变。乔布斯不停提到,“有所反馈。”那是一种真正不属于公司,却属于因果或者改革运动的感觉,随便你怎么定义它。

Scott McNealy(Sun微系统的创始人):我认为乔布斯为我们所有人做了一些事情。他打破了年龄的限制,年龄的天花板,那些作为孩子想做却不该做的事情。那时我们27岁,人们不会觉得奇怪,因为他在很年轻的年纪就创造了一个非常成功的公司。

其次,斯坦福大学、伯克利分校还有所有其他科技公司都在这里。这样的地理位置让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来到这个海湾的低地。非常棒的基础设施。我们几乎能在眨眼间启动公司,建立并运行。没有人会在意,我们很少刮胡子。

Larry Ellison(甲骨文公司创始人):我认为乔布斯也许是我们这行业中,在远见和领导力方面最有天赋的人。他真的是个人计算机之父。他真的普及了图形用户界面。他真的对伟大的技术拥有热情。

乔布斯:硅谷有一种创业的风险文化,正是这种区别于其他的关键原因成就了硅谷的存在。最首要的原因就是创业的风险文化,榜样起了很大的作用。其次是大学,斯坦福还有伯克利分校。如果没有这两所学校,也就没有硅谷,因为它们的优秀让留在这里的人也在不断地引进人力资本。第三个很多公司在这里开始的原因是融资网络。第四个原因蜂巢效应。蜂巢效应的意思是指很多非常优秀的人与公司的结合,使之更有生产效率。

举例来说,你想创业就需要先找到靠谱的人。你不可能总去找刚毕业的大学生,你要找的是有经验的人才。所以要到处挖人,甚至让他们背井离乡的跟着你干。如果你把公司开在蒙大拿了,你找的这些人举家牵了过来,一旦你的创业失败,这些人如果无法在蒙大拿再找到合适的工作,那么他们只能再搬回去。而如果你告诉他们的是,早上上班比去菜市场还要方便,那么他们就不用搬家了,孩子也不用面临转学等等一系列问题了。即使你的公司黄了,至少他们还能很快的再找一份工作,而你也能获得更有效率的招聘。这就是蜂巢效应。

以上这四点就是我所认为的硅谷能够发展到今天的原因。创业风险文化和榜样有很大的关系,从惠普开始,工程师的榜样,营销人员的榜样甚至是一些失败的榜样。有些失败案例与商界成功案例一样广为讨论。即使失败了,人们也钦佩于他们的敢于尝试。他们能够自己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然后去寻找下一份工作。或许他们不拥有这家公司,也不会成为下一家公司的创始人,但他们有一份很好的工作。他们怎么都不会贫困潦倒的。

Kevin Surace (Serious Energy创始人):像苹果的乔布斯一样,我们无法指望用户说出他们想要什么样的产品,但他们会说出他们所遇到的大量问题,然后我们才会推出他们想要的。很显然,从颠覆性创新的角度来看,乔布斯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他曾经因为过于超前的发明创新而被炒掉,虽然他们又把乔布斯请回来了,但他仍然我行我素的大搞创新,事实证明他是正确的。他一直都是正确的,他们应该早点听他的。只不过他的创造力对于公司来讲太颠覆了。最终,他只能带着一个几乎要破产的公司回归苹果。现在,你的颠覆性不会对公司带来什么影响了。乔布斯或许不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经理,但是没关系。他的决定有75%-80%是正确的,而这些正确的决定都是非常棒的。iPad就是一个神话,至少已经卖了2千2百万了。所以你要找到那些有颠覆性能力的人,给他们一个充满激情的平台,让他们去做出颠覆性的创新。

John Warnock (Adobe System创始人):我和乔布斯是在1983年的那个夏天相识。有一天他给我打电话说“哥们,我知道你们这帮家伙做了一个漂亮的项目,我打算过去看看。”于是我们给他演示了postscript语言的早期版本。他瞬间就着迷了,非常看好这个项目。他是一个能够看出科技发展方向的人,他想驱动苹果的发展但却被几乎所有的人否定。1985年他制造了先进的激光打印机,他给每个人打电话得到的答复却是“不行,你的打印机销量绝对不能超过电脑”,还有类似你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等等。但他还是做了,而且实际上也被证明了是正确的。

乔布斯在创立NeXT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是朋友了。我们公司给NeXT提供显示技术支持。在这期间,他也在想如何帮助苹果并且给他们打了很多次电话。后来苹果给我们打电话问我,“你觉得我们要不要让他回来?” 其实那时候Chuck和我以及乔布斯都是很好的朋友。乔布斯回归苹果也是苹果非常愿意的。他对设计品味的感觉,对诠释完美的感觉还有对用户喜好的感觉绝对是前无古人的。

Charles Geschke(Adobe System创始人):其实乔布斯回归苹果的时候,他们正在非常兴奋的开发一款新电脑。就考虑到用户愿意买什么而言,乔布斯对此有着非常高的科技品味。坦率的讲我还是要为公司做打算的因为他看到我们的技术后是想要买掉我们的。他曾说过“你们为什么不愿意考虑加入苹果呢?”我们回复说我们更愿意保持独立。不过谢天谢地他渐渐的就不再问我们了,说保持独立也挺好。他后来做了一项投资帮苹果赚了不少钱。

乔布斯:我认为事情不会是那样的,因为我会亲历亲为。我做的这些事,是一种很奇妙的商业也是很神奇的生活奋斗。到我50岁的时候,我之前所做的所有都会被淘汰。Apple2代电脑刚刚被淘汰。Apple1代好几年前就过时了。Mac系统未来几年也游走在淘汰的危机边缘。

美国建国200年这一领域始终无人建立规则。这个领域也不是那种画一幅画就能被欣赏几个世纪或者建个教堂就能被列为世界奇迹的。这个领域就是踏踏实实的工作,10年后被淘汰,10到20年后彻底不可用。你不可能用回Apple1代电脑,软件都不支持了。未来10年也是如此,Apple2代电脑也不能用了,你甚至不愿意拆掉他了解他的技术。因为太落后了。

有点像沉积岩。你要造一座山,你可以贡献自己小小的一层让山再高一点。但是没有人能够脱离表面。除非他们有透视眼才能看到你贡献。他们会站在山峰上,也许会吸引几个地质学家。但这可不是文艺复兴。完全不一样。

Lisa Jardine(伦敦大学文艺复兴研究教授):如果我们关注一下社区的创造力和发展的前沿与他们周围文化的繁荣之间紧密的联系,我们发现伽利略和达明赫斯特是同一类人,美弟奇和乔布斯也是同一类人,并且几个世纪以来人类并没有变,雄心勃勃,思想敏锐,觉察市场,汇聚人才,用点滴科技发展推进企业前行,以及对消费产品的热爱,对人们乐于买卖的产品的感知。这一切造就了伟大的创业者。无论他们出生在1450年还是1970年,这都不重要。本质上,他们就是同一类人。

乔布斯:所以,我要说的是,当你长大以后,你会被告知世界就是那样的,你的人生就是要在这个世界里生活,不要试图去击破墙壁,要试着去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生活,要快乐,还要存点钱。但那是一个非常受限的人生。你的人生会在发现了这个简单的事实之后变得无比宽广,即:你所谓的生活,是由那些根本不如你聪明的人构建起来的。你可以改变它,你可以影响它。你可以创造你自己的东西,让别人去使用它。当你意识到你可以戳碰(poke)人生之后,一旦你往里推进,有些东西就会从另一头蹦出来。你可以改变,塑造它。最重要的可能就是,摆脱那种“生活就在那儿,你只是生活在其中”的错误观念,而应该去拥抱它,改变它,提升它,留下你的印记。我认为这非常重要,无论你是以何种方式获知生活的真谛,一旦你明白了,你就会想要去改变生活并让它更好,因为生活竟是那样一团糟。一旦你学会了,你就永远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

翻译 by怪兽字幕组:Tony、Ashley Du、万熊、王璋超、张路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