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据你脑海的那个想法是什么

最近我发现,一个人早晨洗澡时想的东西比我一贯认为的的还要重要。我一直知道在洗澡时候思考问题是一个很好的找到问题答案的方法。现在我的认识更进了一步:我觉得如果你不在洗澡的时候想一件事情,你是很难把这件事情做好的。

所有人在处理难题时都有过类似的经历,一件原本没能解决的事情,突然过段时间当你做其他事情时就发现了解决方法。这是一种你没有努力思考就得到答案的方法,我越来越觉得这种思考方式不仅在解决问题上是有帮助的,更是必要的。但有趣的是,你不能直接控制这种思考方式。

我认为在一个特定的时间里,大多数人在脑海中都有一个排在第一位的想法——就是那种你在胡思乱想时会不由自主想到的事情。于是,这个想法理所当然地排挤掉了你想的其他事情,占据了你的思绪。所以让一个错误的想法排在第一位,将会是一场灾难。

让我清晰地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是我的两次悲惨经历。

我注意到,当创业者们在融资的时候,他们做的事变少了。但直到我自己融资时,我才明白为什么。问题并不是和投资人见面花了多少时间,而是一旦你开始融资,融资这件事就会变成你心目中第一位的想法,是你洗澡时会去思考的事情,这就意味着其他事情都被你放在了一边。

当我在创业做 Viaweb 的时候,我曾经非常讨厌融资,我一度忘记了原因。但当我们为 Y Combinator 融资时,我记得。钱突然间变成你心目中第一位的想法,因为必须如此。融资很难,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发生的事情,甚至如果你在洗澡时不想它,它都不会发生。然后你会因此在其他更愿意做的事情上面进展很小。

(我从我的教授朋友那里听到过类似的报怨。当今的教授似乎都变成了专业的拉投资的人,只在业余时间做一些研究。也许是时候改变这种状况了。)

这件事给我这么大的冲击是因为,在过去的十年里我总能去思考一些我真正想要考虑的问题。 而当我做不到这一点时,对比就很明显。但是我不认为这仅仅是我的问题,我发现我遇到的创业者们在融资和被收购时,他们的事业便会戛然而止。

你不能直接控制思维的发散,如果你能那就不叫发散了。但是你可以通过控制自己的处境来间接地控制它。这是我学到的教训:谨慎地决定哪些事对你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试着让自己处在这样的状态中,让那些最紧急的事情成为你想要考虑的事情。

当然,你无法完全掌控。一个紧急事件可以把其他事情从你脑海中排挤出去。但是除了这种紧急事件,你还是有很多办法来间接控制将哪个想法排在第一位的。

我发现,有两种类型的思考尤其应该避免——一种思考就好比尼罗河巨鲈(Nile Perch),它们会把其他更多有趣的想法都赶跑。另一种我刚刚已经提到过了:关于钱的想法。融资基本上可以定义为注意力的黑洞。还有一种是和人吵架。这两件事都看起来好像是「有趣的想法」,你却得不到什么实质内容。如果你想真正地做好事情,请避免无谓的争论。

连牛顿也曾掉入过这样的困境。1672年在他发表了关于色彩的理论之后,他发现自己因为争议而无法专心工作好几年。最终他发现唯一的解决方法是,停止写作。

我更同情牛顿。问题不是他给反对者花了1年多写了累积14页纸的回复,而是当你非常渴望去思考一些其他重要的事情时,你脑海里第一位的念头却被这种愚蠢的争论所占据。

忘掉别人对你的伤害也有一种出于自私的好处。一个人可以伤害你两次:第一次是他造成的伤害本身,而如果你很在意,不断地去这件事,那他就对你造成了二次伤害。如果你学会忽视,至少你可以避免第二次伤害。我发现在某种程度上我可以不去想别人对我做过的糟糕的事,假如我不断对自己说,「这件事不值得我费神」我总是很开心地发现我已经忘了那些无谓纷争的细节,因为我不经常去想它。我的妻子觉得我比她更宽容,但是她不知道我的动机完全是出于自私。

我怀疑很多人其实并不知道他们脑海中第一位的想法是什么。我总是在这件事上犯错误,我倾向于认为这个想法是我想让它排在第一位的那个,而不是已经排在第一位的那个。搞清楚这个问题最容易的方法是:去洗个澡。哪个想法在你脑海中来来回回?如果这个问题不是你最希望去考虑的问题,那么你可能应该做出改变了。

备注:

[1] 毫无疑问,这种类型的思考已经有其名称了,不过我叫它「外围思考」。

[2] 这一点在我们的例子中非常明显,尽管我们的两次融资其实都非常顺利,但两次融资的过程都还是拖延了几个月的时间。面对大量资金的转移,没有人会随意对待。并且所需的注意力,往往与资金的量成正比——或许并非完全呈线性,但肯定是单调递增的。

[3] 推论:避免成为管理人员,否则你的工作将会由「处理钱和争议」构成。

原文链接 《The Top Idea of Your Mind》
译文转自醉创业 译者:莫子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