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为社群创建一个“过滤器”?

avatar

社群就是一群有某种共同点的人聚集在一起,也许包含的人的性格迥异,但最终那一个共同点依然使大家维系在一起。
譬如:

  • 一个政党,使大家维系在一起的,就是这个党派的政治信仰。
  • 一个篮球俱乐部,使大家维系在一起的,就是大家对篮球的热爱。
  • 对于公司来讲,这个共同点有另一个名字,就是”文化“。不过这不是本文重点。
  • 对于我们社区而言,这个共同点就是创业,更确切地说,是“想要做出有用的产品“这个信念。

社群会遇到一个常见问题,就是你的人不能杂。一旦有不具备那个基本”共同点“的人参杂进来,整个氛围就会混乱,社群便不再是社群了。常见的情况就是公司里如果迅速大规模扩张招人,那么大量的新员工就会稀释掉公司原有的文化,老员工会明显感觉这已经不是我曾经那家公司了。

要避免这个问题,社群就要做必要的筛选。对公司来讲,他们要找文化一致的人;对政党来讲,他们要找政治信仰一致的人。

可是对于在线社区这样的一个“产品”呢,它如何去筛选用户?因为我们不能像公司、政党招人一样挨个面试,所以理想的方式是有一个“过滤器”,自动筛选出这些人,把理念不合的人筛掉。

这个“过滤器”曾经是我们的内容,即YC创业课。因为能想到要看YC的课程,并且找到这里来看的人,多半已经有点靠谱了, 是认真做产品的人。这一点是大家能在社区里聊起来的重要基础。

以后呢?显然会有更好的“过滤器”,是什么?希望听到大家的ideas和观点。

评论(9)

  • avatar

    继续推荐art of community(我上次在头脑风暴那个帖子里推荐过),他总结的很好~

    顺便@valuebeer @lele 读书的目的之一是不想重复造轮子。举个简单地例子,你觉得你生活在就能总结出加法表,这没错,那你真的也就只能算个加法了,乘法表不是你生活中可以那么容易获得的东西,你就需要去学,书是最靠谱又方便工具。不过之前那个帖子我不再回复了。我现在可以直接了当的跟你讲,你的观点是错的,你的论据更是不值得一驳。检验的方法很简单,我们可以过个5年再来看看今天的讨论,如果这个论坛还在的话,如果我还记得这个事儿的话。btw,我读的书真的不多,从数量上来看;并且被你攻击的一些书(比如马云俞敏洪),我也没看过,所以没有发言权,不知道你是受过什么刺激,我只能表示同情。再提醒一下,elon没出过书。哎,你们的言论里真的是漏洞百出,在讨论下去就是浪费时间了。

    回归正题:

    我自己写了第2章的笔记,是全书的概览,@luyao 你提到的问题,这本书都有讨论。

    这是一个涉及到多样性的问题(原版的第39页)。社区的艺术讨论的是社区的多样性,作者的观点是鼓励深层次多样性。

    我贴几段

    9 鼓励深层次的多样性

    多样性有两种:表面的(明显的)多样性(种族,性别,年龄),深层次的(不那么明显的)多样性(人格,价值观和态度)。建立深层次的多样性会给你的社区带来诚意和开放性,因为可以释放成员的约束,激发成员潜能。但需要公开,坦诚的交流和互相尊重来保证社区稳定。

    我还没看完这本书,对他那一节的讨论不太明白,有兴趣的可以看一下他的原文第39页,或者完整看他的书,我们可以再讨论。我回头看完有心得也会在这里更新。

    但是涉及到创业公司的话,zero to one第10章的观点是,保持初创团队的一致性(不要深层次的多样性!),比如他们当时的paypal帮的人,都是大家眼中的nerd,都喜欢star trek,甚至价值观都可能是一致的。

    社区是分散的,民主的,(允许)长期计划;创业公司是集权的,层级的,专注的,中短期的。二者很不一样。

    我贴几段zero to one的观点:

    我在硅谷组建的第一个团队被称为“贝宝黑手党”(Paypal Mafia),因为有非常多的我的前同事他们都成功地成立或是投资了科技类公司。我们在2002年的时候把贝宝以15亿美元卖给了eBay。从那以后,Elon Musk成立了SpaceX和特斯拉;Reid Hoffman跟人合作成立了领英(LinkedIn);Steve Chen,Chad Hurley和Jawed Karim成立了Youtube;Jeremy Stoppelman和Russel Simmons成立了Yelp;David Sacks跟人合作成立了Yammer;我则是跟人合作成立了Palantir。今天这七间公司,每一家都超过了10亿美元。贝宝的办公硬件方面并不是很出色,但这个团队却异常的好,无论是整体还是个体而言:这家公司的文化已经超越了原本的公司。

    “The culture was strong enough to transcend the original company”

    我们并没有根据简历来排序或是简单招聘最有才华的人的方式来组建我们的“黑手党”。原因是因为我在纽约的律师事务所工作的时候就已经留意到这种方式会带来的弊端了。那个时候跟我一起工作的同事们,各个很有才华。但他们在一起的关系却是异常的单薄。他们整天相互在一起,但走出办公室彼此之间却没什么话可聊的。为什么要跟一群不能互相喜欢的人工作呢?一种解读是,这是为了挣钱所必要的牺牲。但是,如果我们仅仅用专业的眼光来这个工作环境呢?“ in which free agents check in and out on a transactional basis, is worse than cold: it’s not even rational.”因为时间是你最宝贵的资源,花时间跟那些不能一起展望美好未来的人工作实在太奇怪了。如果你不能在你的工作中建立持久的伙伴关系,你并没有很好的投资你的时间,即便是从财务的角度去看。

    从最一开始,我就希望贝宝可以成为紧密的团体而不是交易。我认为更强的关系会让我们不仅开心或更好的工作,还能让我们在职业生涯上取得贝宝以外的成功。因此我们定下标准:只招可以愉快一起工作的人。他们需要有才华,更需要喜欢跟我们一起工作。这就是贝宝黑手党开始的故事。

    不像是东部的人爱穿紧身牛仔或是细纹西服,山景城和帕罗奥拓的年轻人在工作的时候更喜欢穿T恤。通常人们认为搞技术的不在乎他们装束,但是如果你仔细看T恤上的文字,你会发现上面有公司的标志——做技术的人更在乎他们的公司。让创业公司的员工跟外面的人的区分的一个显著地方就是他们所穿的衣服跟他的同事是一样的。这种创业公司的制服描述了一个简单但又必要的原则:

    “everyone at your company should be different in the same way—a tribe of like-minded people fiercely devoted to the company’s mission.”

    Max Levchin(和我一起成立贝宝的小伙),曾说过,创业公司应该让他们的早期员工(personally)尽可能的相似。创业公司只有有限的资源和很小的团队。他们必须要做的够快够有效率才能在血海中生存,并且如果大家伙怀揣同一个世界观的话,会更容易去做事。在早期我们做贝宝的时候,我们大家在一起工作的非常好,因为我们都是同种类型的呆子(Nerd)。我们都喜欢科幻小说:Cryptonomicon(译注:这本书还没有中文版,英文版928页)是必读的,并且我们也喜欢资本主义风格(capitalist)的星球大战和共产主义风格(communist)的星际迷航。更重要的时候,我们当时都着迷于去创造数字货币,并且这种数字货币是由个体来控制而非政府。当公司开始运作的时候,我们不需要关系人长什么样,或者从哪儿来,我们需要每个招来的人都热爱他的工作。

  • avatar

    @Tony #1494

    关于:

    社区是分散的,民主的,(允许)长期计划;创业公司是集权的,层级的,专注的,中短期的。二者很不一样。

    创业公司未必是集权和层级的,我的想法是,创业公司的立业之本是“创造性”,那么如果我们从创造力本身来说的话,创造不可能是计划出来的,你要允许适当的松散或者说不一样,或者说,创业公司面对的依然是这个古老的主题:在秩序与冒险之间。

    而“秩序”,又是在“consensus vs. authority“之间权衡。

    我们看到那些创业公司最初何以成立,通常是一些志同道合的人愿意凑在一起,这表示他们存在一些根本上的consensus了,我们也可以把它理解为”相互信任“,我们就自愿服从它的一些规则(authority)。

    我这两天读完《无须等待》,其中作者Ohanian说起自己与合作伙伴创业时的一些故事(这种情节很常见,我记得我看到过好些这样的版本故事),就是二人一起探讨各种问题。我想在这里,并不存在谁要服从谁的集权问题,而是共同为了喜欢做的事情去努力,发挥各自的创造力。

    至于@luyao说的:

    理想的方式是有一个“过滤器”,自动筛选出这些人,把理念不合的人筛掉。

    我想,这里的重点不在于再去设计一个新的过滤器,因为我上这个网站也是在自愿原则下上的,如果我不能在这里体会到某种交流的意义,我自然不会再上这个网站了,这就是互联网时代的“用手投票”,我可以关注也可以不关注。

    我想,路遥说的“过滤器”更多是指如何维持像“yc创业课”这样高质量的社区内容,通过这种高质量内容来带动大家交流、激发出更多有意思的话题。

    暂且说这些。

  • avatar

    @Tony #1494

    我只是表达不要做一个把图书馆装进脑子里的人,而是要做一个把脑中已经有的变成现实的人。
    这个网站课程非常棒,但我不太适合这个社区的交流氛围

  • avatar

    @valuebeer #1498

    hi

    我说说我的本意,我来这里的本意就是讨论观点,查找不足。反对的意见非常欢迎,但我希望是针对性的反对,而不是无指向的反对,如果你的论点论据心服口服,我会非常感激,因为能让自己学到了一些东西,如果不是,我觉得这个讨论就没有意义。说到底,原因还是大家都很忙,诚如前面说讲的,我希望的是深度的思考,有质量的交流。讨论观点的一种方式是,你可以逐条讨论,指出对方论点论据不对的地方,这是比较有效的方式。

    我相信我们的初衷都是一致的,一方面是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方面是抱着学习的目的,查缺补漏,而不是吵架。我承认我前面讲的话的语气有点过分,这里向你诚恳地道歉。

  • avatar

    @Tony #1499 我并不是出于反对你,我只是分享我的观点,所以我的内容都是会相对空乏,并不是逻辑很强,我非常喜欢这个社区,我愿意我把我知道的所有观点分享给大家,我并不是出于批判为目的,而是出于补充这个社区的内容为目的,这样大家可以从正面的内容,也可以从反面的内容,这样大家就有了自己的判断,大家觉得有用就采纳,而没用就抛弃。

    因为我也是创业者,我认识到身边非常多的创业者进入了一个误区。就是读书的误区,我认为这是导致非常多人变的平庸的原因,因为每个人本来都有与生俱来的天赋,和创新的头脑,当一个不接触任何外界信息,头脑空白的状态就是其实就是创意高产的状态,也是真正属于自己思想的阶段,但是非常多的人因为不够自信,选择了读书的方式,让自己成为平庸,读书
    这非常容易让自己潜移默化成为别人的影子,可能这个影响并不是自己能认识到的。

    我认为一个人高中知识水平和懂查资料的基本技巧,就已经完全够创业使用了

    我举个例子,如果你要学造苹果,你把苹果手机全部器械拆了,配件分类标识,去独立思考,
    为什么这里需要这个配件,有不懂的配件就去查资料,问行家,你就知道50%
    如果自己想办法去做一遍,研究如何做出来的,能不能不要这个配件,或者创新换个新配件,你就知道另外50%

    必须经历几次失败和试错的过程,积累一些经验和反思。
    实操的方法可以衍生到任何领域,哪怕是造火箭都行。

    如果不经历这个实干的过程,试错的过程,看100本书关于造苹果的书,关于造火箭的书都没用,越看这些书,人会越无知,冒出更多的疑惑的新问题,越想看1000本书来寻找解决这些的系统性的答案,看的多了,人就变虚了,只能让自己成为这个行业的理论家,成为教人如何做到的老师。

    关于小生意和大上市公司,其实是没有区别的,
    作为创业者,可知也可不知,只需要知道大概念就行,
    与其读书,不如读人。

    我相信来这里的人大部分都希望成为创业者而不是学者
    大伙平时和朋友社交的时候,你一般从各个社区你就能遇到一些非常懂一些上市公司,懂一些治理国家经验的人,这个世界永远会有非常多更懂理论的人,这个世界学者远比创业者多,

    别人会代替你花时间读书,你和他们聊天就能知道概念了,虽然不能系统性知道答案,但是能明白概念。但是创业者如果不自己亲自实干,没有人会替创业者实干,很难获得一些一手信息,你更难判断哪些学者的理论对你有用,哪些没用。

    当然我也不是完全反对读书,而是读书可以当成一种享受生活,娱乐的方式。
    毕竟创业成功的目的是为生活服务的,不能把人成为创业的机器,这会非常庸俗,读书可以非常丰富人的精神世界,读书之后人的眼界是很大的,也能非常愉快,但是正是这种轻易得来的愉快很容易把人毁了

    我把我的全部脑子观点分享给你,希望彼此不要带着为了辩论而辩论,希望彼此的话对彼此有帮助就行,毕竟创业者应该互相帮助。而不是像文人那样互相批判

  • avatar
  • avatar

    我来说点不同的,有些“偏题”的东西吧:对于所谓过滤器的必要性

    思考下面4中假象的情况(不涉及任何不文明现象的发生):
    第一,假设有一个100%的过滤器存在,并将其运用到社区的人员筛选过程中,那么我们将得到一个对该社区核心理念及非核心理念都赞同,并保持观点高度一致,甚至完全相同的群体。
    第二,我们退一步,把这个过滤器设计的差一些,那么这个群里里就会有一些“漏网之鱼”的存在,他们会对一些非核心理念有不同的理解,但是核心价值还是和其他鱼保持一致的。
    第三,我们再把这个过滤器弄的差一点,这回有些鱼会对核心价值产生不同的理解了。
    第四,没有过滤器,完全的开放环境

    我不想细谈这四个假象场景的结果会如何,简单的说一下就是:
    第一种:这是一个死的社区,被网完全兜住,只能是表面的其乐融融,好在世界上不存在这样的过滤器。
    第二种:偶有“不明事理”的鱼儿挑起争端,但是由于没有触及核心理念,讨论无伤大雅。
    第三种:世界观的不同让这些鱼虽然都为了一个目标而来,但是却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做法,刺激了其他鱼对自己世界观的思考。
    第四种:类比于无政府状态,可类比于百度贴吧。

    所以设置过滤器的意义在哪里,为什么要过滤出更符合社区创立者或者说核心成员价值观的人?
    这个社群的意义在于寻找拥有共同基本价值观的友人,还是为了激发自己的想法,反思自己的世界?

    孔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在我看来所谓的人设的“过滤器”是没有必要的。一个社群追求的应该是精神上的和谐,而不是形式上的协调。

    而且我们可以想象,一个社群真的会如@路遥 所言那样:人一杂就会乱吗?
    这是很难定义的。
    首先,你不能确定什么人是杂人,对社区创始人所期望的核心价值观不一样的人就是杂人吗?还是说会破坏社群友好讨论气氛的人?
    其次,人杂不是一个原因,而是一个结果,如路遥所言必然是因为一些或一个共同点聚拢在一起形成的,但是对于核心理念的理解不同,也会造成社区观点分化的结果,人自然会变杂。
    最后,不杂的群体也是有的,比如“重度锤粉”,但是对于一个中心团结的越不杂的群体,其受到的外界压力就越大,所以保持社群不杂这点是好还是坏呢?

    我没读过多少书,但是学物理的经历让我学会如何去拆解一个东西背后的意义,所以我只能靠我自己的想法对这个问题作出回答。见笑,望多指点交流。

  • avatar

    @Lagend #1522 不,我觉得你有点误解我的意思了。

    “粉不粉锤子”,这并不是我们的过滤器。它或许是锤子粉丝群的过滤器,但不是我们的。
    因为我们中间,你粉锤子,还是黑锤子,我们照样能交流。

    但有一些东西,一旦不一致,你就交流不了。
    对于社区来说,这件事就是 :“你是不是愿意用心去做人们想要的产品”。

    我相信在这个社区里的人,都是符合这一价值观的。
    如果社区里有这样的人存在,譬如他希望能尽可能的欺骗消费者,好赚更多钱;或者明知一个产品用户不会去用,他也要去做,只为了欺骗投资人来融到更多的钱。你觉得这样的人你愿意跟他交流吗?
    这就是我说的“杂”。因为他不符合这一基本的价值观。

    一旦不符合这一基本价值观的人多了,你就不愿意说话了。

    而在这一价值观下,其他事情你观点差异再大也无妨,大家依然好交流。顶多就形成“小圈子”,但大家都还在一个“大圈子”下的。

    懂么?

  • avatar

    @luyao #1554

    其实你的意思我明白啊,这也正是锤子那一点所言的,一个坚持某一价值观念越重的群体,那么受到的外界压力就越大,不但是怀着“你是不是愿意用心去做人们想要的产品”这个底线的人会受到来自“尽可能的欺骗消费者,好赚更多钱”的压力,反之也是依然的。
    也就是说你不需要一个过滤器,或者说这个过滤器是自然形成的,我更愿意把它称为一面墙。
    自然地隔开了两种人。
    For example:
    要想让一个怀着“只赚钱”想法的人在这个社区里混下去,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所信奉的观念在这里呆不下去。周围都是他的“敌人”,这种自投罗网的行为不是人类趋向去做的。

    其实我在上面一个答案也包含了这一点,这是没有明确的说出来:
    即,为什么百度贴吧会给人以乱的感觉而这个社群不会?
    因为社群关注的主体不同。
    贴吧是以 物 为核心,聚拢受众,其对物的喜或者恶都是符合这个核心的,诸如LOL吧,少女时代吧,这些都是以一个物体来作为贴吧核心的,所以即使对待物的观点不同,也无伤大雅。反观另一些贴吧,如 树疗吧,恋老吧一类靶向很强的社群,依旧由于没有明确的核心价值观,但是其受众隐示的便是其爱好者,那么虽然其核心依旧是 物(一种生活方式),但是核心实际上是:喜爱此物(恋老或者树疗)

    所以回到原来的上面来说,由于本社群的核心价值观是很明确的,即:你是不是愿意用心去做人们想要的产品
    那么很显然的,在核心确立并被接受的那一刻,这个社群就已经自然地建立其了属于自己的过滤器,或者说墙了。

注册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