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期活动总结·上】足记中被忽视的“格式感”

avatar

uppers.jpg

本期参与者:

张路遥,【Uppers / YC创业课中文社区】创始人
李厚辰,【享借】创始人(前豆瓣运营总监)
赵文亮,【影记/影弹/热电影】创始人
阴明,【稀土/毕老师】创始人
刘水音,【留学独立说】创始人
Eric,【MyTreat】创始人
杨晓杰,【Starry/Partake】创始人
黄骁骑,【味品地图】创始人
张元一,【墨刀】创始人
大熊,【美喵/豆包】创始人&设计师

本文讨论节选自对于“社区&社交类产品动机是否具有一致性”的讨论。而后衍生出了一个更有趣的话题:“流行产品中的’格式感’”。节选如下:

社区类产品的动机有没有一致性?

李厚辰:有人认为,低端屌丝用户是安全感,高端用户是被人认可,认为所有产品都离不开这两个。但我觉得其实也不是,那么,是什么?所有黏人的产品的用户动机,可能是什么?

路遥:你想问的是,人们到底最终留在一个产品上是为了什么?

李厚辰:有两种说法,分两步。首先,不同的社交、社区类产品背后的用户动机是不是一样的?有两种观点,第一种:是一样的,第二种:每种产品背后的动机都非常不一样。我比较倾向于认可第一种,其实是一样的。

文亮:我们需要在抓住人性本质来做。

李厚辰:好,如果认可它是一样的,那就到第二个问题:它到底是什么?有人认为是存在感,其实不是啊。

文亮:我觉得厚辰的这个问题提的特别好。我再加一个东西,希望大家能合理地解释哔哩哔哩。好多人谈弹幕,但弹幕是没有头像的,你发的东西再牛逼,也没有人知道你是谁,把这个也解释清楚。因为我觉得这个是最能打击什么叫做认同感。很多人爱说认同感,那哔哩哔哩的认同感在哪里啊?我一直想不清楚,那个的认同感在哪里。

【省略关于哔哩哔哩的若干讨论】

是否可能没有“动机”,而只是一种“格式感”?

李厚辰:我有一个想法,你们看最近火的东西,足记、微信红包,过年在三线城市还火了一个叫小偶的软件,以前还火过脸萌、哔哩哔哩,这些都是现象级产品。有两种想法,第一种想法,我们可以去挖掘这些现象级产品背后有没有共通的人的动机。但有时候不是,假设我们觉得人其实并不追求什么动机,人追求的是这个格式本身。你看每个产品,特别是沾社区、社交的产品,你都在创造一个格式,这时候可能动机并不重要,人可能就执着于格式本身,那些东西火,可能因为它们碰巧抓住了这个格式的本质。
要说它们背后的动机,譬如微信红包,是不是图个彩头,或者仅仅是个人表达,并不重要,其实人们并不在意这个彩头和表达。又譬如足记,我们在朋友圈看过很多用足记做的照片,你基本上不太能记得住哪张是讲了什么,谁发的,你只是记得“我看了一张足记”而已。
所以我觉得,有没有可能这些很火的东西,背后代表了什么动机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格式本身。是它们抓住了格式的内核,是格式本身让这事儿给火起来的。

【省略关于Twitter格式的若干讨论】

李厚辰:这个问题就在于,你看我们有很多描述格式的方法,譬如一个图像(它长得像电影),还有文字的格式(它多少字、有没有图片、有没有视频)。这些是一个具象描述格式的方法,但有没有一些方法,能够抽象地描述这些格式,而抽象描述出来的部分,也许就是格式的实质。
也就是说Twitter、哔哩哔哩、足记、脸萌、微信红包,虽然他们的外在格式都很不一样,不同的产品表达,但其实从格式抽象出来的形式,是很相似的,而他们恰恰都是抓住了这个形式的内核,才能火起来。
我感觉人是一种追寻格式化的动物。譬如你的产品(影记),也是在规范一种格式,你用这种格式来评价产品,你的产品(稀土),在规范一种格式,我作为互联网从业者,要用这种格式来描述我自己。但我在想,决定它能不能火的,有没有可能在于你这个格式本身有没有符合人所追逐的格式共性。它提供了一种触动人的格式。

阴明:我的观点不太一样。我那天在稀土的一堆产品经理的群里,聊足记为什么这么火。我认为这个火完全是因为微信,因为微信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渠道,让你感觉自己好像不属于什么,我要赶快跟他们一样。微信里面都是你身边的人。他如果在微信里连续刷了三个东西都是相似的,他有一种极强的欲望要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

李厚辰:我想说的是,有多少产品尝试过在微信里创造这种流行的标签,有些成功了,绝大部分没有成。这是为什么呢?

路遥:好观点。

李厚辰:这就有一个问题,人到底有没有动机?

【省略关于微信红包的若干讨论】

路遥:厚辰说的格式感,就是我经常说“形式感”。比如说,富士康,前面连续跳了七个人,你本来不是很想跳,然后你会有一种强烈的驱使感要跳下去。这就是“保持队形”,你真的会有那种“保持队形”的欲望。

Eric:那这是从众吧?

李厚辰&路遥:不是。

李厚辰:如果把这种“保持队形”理解成合群或者从众,那样就把它想浅了。它应该就是“这种格式它对了”。

路遥:对!

元一:我觉得这个可能跟音乐有点像,流行音乐一首歌火了,它可能刚好抓住某些节拍感。

李厚辰:哎对,这个想法很有趣。那些火的歌曲,像小苹果、最炫名族风,音乐专业的人会认为它符合一种节拍模式,就是魔音穿耳,听过一次之后,会老想它。洗脑歌曲就在于“这种格式是对的”。这种歌曲一阵风一样的流行背后,会不会也是因为符合了某种格式?

文亮: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假设足记不改产品,那肯定很快就不火了对吧。那你怎么解释这种格式很快就消失了呢?

李厚辰:它被新的格式替代了。

文亮:脸萌被什么替代了呢?

李厚辰:如果它被替代了,你可以说它被微信红包替代了。如果你相信格式抽象出来的价值,它未必要被此种表达的格式所替代,有别的格式替代它。

路遥:我举个例子,我们在微信群里经常会看到大家“保持队形”的行为。比如说某个人进群了,然后大家齐刷刷copy同一句话,很可能最初只是两个人偶然发了同一句话,然后后面人都来复制这句话。我觉得这就是一种格式或者形式。

李厚辰:哎对,我们每天在微信里说这么多话,为什么就那一句话导致大家保持队形了呢?每天有各种人进群,大家会说各种话调侃他,为什么有时候就是调侃一下算了,有时候就能形成一种齐刷刷的队形呢?

路遥:这个问题很有意思。

李厚辰:same也是这样,same有好多自拍频道对吧,我看每张照片,最多一个姑娘长得漂亮点,赞能过20,那些打卡、每天自拍的人,就两三个赞,甚至没有赞,也没有人看,他们也不care,照样发。
我觉得same这种,它有一个社交框子,它里面交互特别少,它没有评论直接私信了。所以我觉得这个形式本身价值特别大,这个格式触到大家了。
而且,same本身发内容是超级格式化,每天个人中发起新的频道。有的火了,有的没有火,是内容的原因还是格式的原因?我觉得我们有时候忽视了格式的价值。

阴明:我觉得这个很难探索,是人本性的东西。

李厚辰:我觉得未必,你看施特劳斯写的《结构人类学》,它的另外一个重要观点就是,它把各个文化中的神话统一起来,它提取出了几种神话素。也就是一个神话之所以能成为神话,早期人类肯定编了大量故事。跟这个一样,为什么这个故事大家就信了,把它敬若神明,其他的大家就觉得是扯淡。因为这些神话符合了神话素。这其实就是格式的力量,这种格式在人们心中是大家认可的,你按照这个格式编一个神话,大家一听就知道,卧槽,牛逼。

【省略关于足记产品的若干讨论】

李厚辰:我觉得,其实那些火起来的东西,背后触到了人们最容易去接受和实践的模式。譬如,微信红包为什么比支付宝红包,火那么多,就是因为微信有朋友圈和朋友关系吗,支付宝也可以啊,但我就认为支付宝红包的那个格式太二了,它也创造了格式,但那个格式就不如这个。支付宝红包看上去也挺有趣、挺好玩、有涉幸成分,但从人们容易接受和实践的角度来讲,它就是不如微信红包。

……

总结:观点的价值不在于它是不是真理,而在于它能否启发你看到新的东西。从这一点来说,讨论流行产品中的’格式感’,我们虽然没有得到任何结论,但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角度去观察产品。这一点很棒。

END.

评论(2)

注册登录 后发表评论